吉他演奏家

吉他大師賽哥維亞 (Andrés Segovia 1893-1987)

徐昭宇著

 

※ 前言

從歷史的角度來看,賽哥維亞是前無古人,亦可能是後無來者的。

翻開吉他的歷史,自中世紀的遊吟詩人(Troubadours),十五、十六世紀歐洲各地的魯特琴(Lute)演奏家及西班牙比維拉琴(Vihuela)的大師們,到十九世紀初的蘇爾(Fernando Sor),阿括多(Dionysio Aguado),朱利亞尼(Mauro Giuliani),甚至十九世紀末期的現代吉他之父泰雷嘉(Francisco Tárrega),沒有人能如賽哥維亞般地對吉他這項樂器的發展產生如此巨大的影響,更沒有人能像賽哥維亞一樣地在音樂史上佔如此尊崇的地位。

如果我們單純就吉他而言,賽哥維亞承襲的是多麼單薄的傳統啊!固然,吉他的發展和西洋音樂發展的歷史等長,但卻總是命運不濟,得不到大音樂家們的青睞,尤其是自古典樂派以降至二十世紀初這段西洋音樂發展蓬勃的時期。想想,當帕格尼尼或李斯特在舞台上施展他們魔鬼般的絕技時,我們可以聽得到震天價響的瘋狂歡呼,而泰雷嘉的家庭音樂會裡只有好友們溫和的頷首微笑;當貝多芬、希拉姆斯以及許多大作由家們為鋼琴、小提琴寫下盈尺厚的樂譜時,吉他音樂仍只有薄薄的幾張紙而已。我們不能抹煞前輩大師們努力創造的成果,但一項樂器的發展必有其歷史環境的主客觀因素,現代吉他之所以能在音樂藝術裡佔一席之地,或許是歷史發展的必然結束,但如果沒有賽哥維亞以其全部的生命投入,吉他世界也不可能有今天如此的景觀。姑且不論藝術的成就,賽哥維亞甚至比魯賓斯坦、霍洛維滋、海非茲等大師更要偉大,因為他將一項他所鍾愛而飽受冷落的樂器提升至前所未有的崇高地位。他曾說:「我是吉他,而吉他就是我」,誠然,在二十世紀,Andres Segovia 就是吉他的代名詞。

※ 生平簡介

一八九三年二月二十一日生於靠近格拉納達(Branada)的利拿列斯(Linares)小城,賽哥維亞與吉他的結緣毋寧說是天生註定的。據他在自傳裡說,小時侯伯父曾以吉他伴奏唱歌,並以他的小手在琴弦上撥弄以平息他的哭鬧,那種親切的觸感印象即深植了他日後對吉他的熱愛。當時,在南部的小城鎮有不少吉普賽人在街頭、在酒館裡彈奏弗萊明哥(Flamenco)吉他以謀生,小賽哥維亞也就常在那些地方徘徊,據說也從那些吉他手學了一些粗淺的技術。在當時的環境裡,想要拜師學藝幾乎是不可能的,因此他費盡苦心找譜、找資料,自自修音樂理論,一步一步地解決所遇到的難題,終於以他的天資自學成功。十六歲時在格拉納達舉行了他的第一次獨奏會,獲得極大的迴響;接著一九一二年在馬德里,一九一六年在巴塞隆納的演奏,奠定了他西班牙吉他獨奏家的聲譽。一九一九年,他首次出國至南美洲旅行演奏,所到之處,無不大受歡迎。一九二四年在巴黎的首演,更使他的聲名在歐洲如日中天,緊接著巴黎,整個歐洲、蘇聯、美國,甚至亞洲的日本,都有他的足跡,至此,賽哥維亞吉他演奏家的世界地位亦告確立。一次大戰期間,他蟄居於美國,戰爭一結束,他又開始了全世界的旅行演奏。

※ 影響吉他歷史深遠的一代大師

如此不倦的到處演奏,影響自是巨大,首先就是吉他這項人們認為不登大雅之堂的樂器如今亦能登堂又入室了,而且纖細迷人又變化多端的音色著實令人愛戀不已,人們的觀念在逐漸改變了。而當世有名的音樂家們亦認識到這項迷人的樂器,使吉他的地位提高不少。賽哥維亞為了演奏曲目的貧乏,曾自己動手改編了許多音樂大師的作品,如巴哈的一些獨奏樂曲,其中最有名的是小提琴無伴奏組曲第二號的夏康舞曲(Chaconne);另外如韓德爾、海頓、莫札特、蕭邦、舒曼等的小品都常出現在他的演奏會上。而一些有名的作曲家也與賽哥維亞結為好友,並紛紛為吉他譜曲,較著名者有義大利的卡斯特努渥伯-泰德斯可(Maeio Castenuovo-Tedesco),寫出二十世紀第一首吉他與管絃樂團的協奏曲,於一九三九年由賽哥維亞首演。泰德斯可另作有一首吉他五重奏,對於吉他室內樂的發展極有開創性的助益,他的一些吉他獨奏,二重奏及吉他與聲樂的作品亦膾炙人口。巴西的魏拉.羅伯士(Hector Villa-Lobos)亦寫出一首吉他協奏曲及五首前奏曲、十二首吉他練習曲。墨西哥的龐賽(Manuel Ponce)的《南方吉他協奏曲》及一些奏鳴曲也成為現代吉他曲目的經典之作。波蘭裔的湯斯曼(Alexandra Tansman)的一些組曲及小品亦極為珍貴。而在西班牙方面,為賽哥維亞譜曲的作曲家更是不少,如羅德利果(Joaquin Rodrigo)的《貴紳幻想曲》(Fantasia paraun gentilhombre)及許多廣受歡迎的獨奏曲。屠林納(Joaquin tuina)極具憂鬱西班牙色彩的獨奏曲及托羅巴(Federico Moreno-Torroba)深具西班牙風土特色的小品,都使吉他的曲目愈形豐富而多樣。

而在樂器方面的影響也不小,自十九世紀製琴家托雷士(Antonio Torrés)製造出現代吉他的標準形制後,繼起的製琴家們無不在吉他的音質、音量上力求完美,如拉米雷士(Jose Tamirez)、鄂南德斯(Santos Hernández)、豪瑟(Hermann Hauser)及費列達(Ignacio Fleta)等名家的琴都是賽哥維亞所珍愛的,同時也由於他的演奏,這些名琴才得到了應有的地位。

賽哥維亞對吉他世界的影響可說是全面的,尤其在教育方面更是既深且遠。由於他在近八十年的演奏生涯裡走遍全世界,所到之處,都開課授徒,更因為他的藝術魅力,學習吉他的風潮為之大開。他最著名的幾個講座,如美國加州的柏克萊大學(Berkeley),義大利的基奇亞納音樂院(Accademia Musicale Chigiana)、西班牙的康波斯特拉(Santiago de Compóstela)等,皆造就出當今世上許多一流的演奏家,如約翰‧威廉斯(John Williams)、吉利亞(Oscar Ghilia)、帕肯寧(Cheistopher Parkening)、迪亞士(Alirio Diaz)、托瑪士(Jose Tomás)等。而現今越來越多年輕的優秀演奏家出現,這不能不歸功於賽哥維亞當初所奠下的基礎。

※ 賽哥維亞的音樂觀

賽哥維亞的音樂風格是典型的浪漫主義,雖訴諸於音樂的主觀感受,但由於他對樂器瞭解極為透徹,將其特性發揮得淋漓盡致,每每使聽眾不自覺地沈醉於他的詮釋之中,他甚至說過,如果巴哈活在現代也會認同他的。而在賽哥維雅的演奏中最令人感動的就是他的音色,對器樂家而言,音色可說是音樂的第一生命,沒有好的音色,再好的技術仍是枉然,但好的音色卻不是俯拾可得的,它可說是一個人內在音樂靈魂的外在表現。賽哥維亞自己曾說過,他在六十歲時才找到自己想要的聲音。是的,我們從他那渾厚、深邃而又富變化的音色中,似乎可以看到他作為一個藝術家對完美境界的追求及一位“大師”所表現出來的宏大氣魄。

綜觀賽哥維亞的一生,真可說是為吉他盡瘁於斯。他平生最大的心願就是將吉他的地位提升至和鋼琴、小提琴一般。在他那個年代,吉他仍是人們心中走江湖賣藝的玩意兒。但他以自己苦學成功,逐漸獲得世人的認同,進而改變了整個吉他的命運,如今,全世界各地都有吉他科系,優秀的吉他家如雨後春筍般的冒出,吉他製作的技術日益精進,吉他學術的研究風氣逐漸興盛,許多當代的作曲家更為吉他譜下傳世的經典作品,凡此種種足以証明吉他在樂壇的地位已告確立,吉他巨人的辛苦畢竟沒有落空。賽哥維亞一生所獲殊榮無數,其中最重要的是一九七四年獲頒英國牛津大學榮譽博士學位,及一九七八年被選為西班牙皇家美藝學院院士(Real Academia de Bellas Artes),這是他畢生奉獻給吉他所應得的回報。一九八七年六月二日下午四點,賽哥維亞因心臟病竭逝於馬德里寓所,就在前一天,他尚在美國紐約準備登台演奏,時年九十四歲。

(本文轉載自《古典音樂》月刊第五期)